我的屬靈導師 ── 以生命影響生命

潘士宏牧師

梁得人牧師是我的三姐夫,我們都稱他為三哥,他不單是我的兄長,更是我屬靈的導師,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不苟言笑,然而他用行動活出主愛,彰顯神的榮耀!

先父於1944年在一間茶樓裡飲茶,遇到兩邦人爭執而引致鎗戰,殃及池魚,意外死亡,遺下我們兄弟姊妹八人,那時我只有一歲多,單靠母親一人做工養活,生活清貧。三哥與三家姐 (琼芳) 於1954年共偕連理,翌年便主動照顧我們,邀請我和另一哥哥 (士仁) 到長洲與他們同住,以減輕母親的擔子,我們一住就住了四年多。後來我才得悉那時傳道人的薪酬非常微薄,生活刻苦,他卻仍伸手看顧親人孤兒,格外顯出愛心。怪不得那時我們要種菜、養兔以幫補家計,還記得外甥展光出世時是以大抽屜充當嬰兒床。那個年代,人人生活艱苦,沒有政府的救濟或福利金,信徒遇到困難,總是找傳道人幫忙,三哥三姐雖然自己不足,仍經常幫助他們。在百般艱難中,他們還供一位神學生完成學業。他們夫婦對     神對人的愛,潛而黙化地影響了我,幫助了我靈命成長。

三哥吃苦的心志,也非常人能及:三哥三家姐於1960年代舉家前往越南宣教,在戰火中宣教,難上加難,幾乎喪命,後更因越戰越烈,不得不把孩子們送回香港交外母照顧,忍受骨肉分離之苦,繼而三家姐因罹患癌症,於1975年安息主懷,承受喪偶之痛,其後獨力撫養四個正在成長的兒子,身兼母職,並於1970年代後期帶著展南、展誠、展騰從香港到紐約華人宣道會牧會,沒有配偶相伴,人地生疏,尤其在冬天冰天雪地天寒地凍下生活,要適應新環境,更非易事。三哥服事主任勞任怨,從不與教會斤斤計較,不問薪津、不問假期,當教會經濟遇到困難時,他曾自動減薪,節衣縮食,以解教會困境,他對主的忠誠,是我們後輩當學習的。

神的預備是最美好的,三家姐安息主懷後數年,祂為三哥預備了另一配偶 ── 信瑤姐,可惜母親(外母)不贊成,經多方禱告,我勸導母親,她終於同意了,遂打電話給三哥報喜訊,他們婚後也到溫哥華來探望我們,他對長輩的敬重,可見一斑。

三哥對宣教的熱誠越挑越旺,感恩的是信瑤姐與他同有宣教的異象,不畏艱鉅,他們夫婦在紐約牧會退休後,再次披甲上陣,到蘇里南宣教、期後又到巴拿馬,直到九十多歲高齡,且經常到委內瑞拉探察工場,他們完全的獻在壇上,燒盡為主,是有目共睹的。三哥可說是 「忠於託付,不違天示」,實踐了建道精神:開荒、吃苦、火熱!

三哥的生命影響了我的生命,奠定了我信仰的根基,堅立了我奉獻的心志:終身以祈禱傳道為事,成為我事奉的榜樣,也激勵了我對宣教的熱忱:牧會期間,著重宣教,多次去短宣,亦曾到蘇里南探望三哥、信瑤姐,且主領佈道會;退休後加入中華福音使命團任義務團牧。

我們為三哥的一生感恩,也願 神藉著他的生命影響您的生命:無保留地獻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