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

懷念
陳喜恩

梁得人牧師離開我們了。無言、無語,只有感恩、懷念!

我是大約在1976年開始認識梁得人牧師的。那時,他在紐約華人宣道會牧養,他給我的印象是言簡意賅,見解精辟。後來,我有更多時間與他接觸,對他有更深入的認識,知道他平易近人,是一位願意提拔晚輩的前輩。回想起來,他在我事奉的生命中實在留下不少蹤跡:他是按立我為牧師的牧師團的成員之一;我和太太也是在他和師母「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情況下彼此認識的;在我事奉碰壁,不知應向那個方向去的時候,他極力鼓勵和推薦我加入宣道會,並鼎力幫助我在布碌崙八大道建立恩典華人宣道會;後來,我有機會在宣教工場上跟他學習,先後在蘇里南、委內瑞拉、巴西和巴拿馬等地與他有更密切的同工,直到三年前他返紐約休養為止。他對神的忠誠,對宣教的執著和對人對事的寬廣,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他是神賜給我的一位好導師。

梁牧師給我最大的影響有兩個:第一、他有迦勒的心志。在年老的時候,他仍然向神要求給他一個宣教工場,結果他在美國華聯會掀起一波向中南美洲宣教的熱潮。第二、他為人謙遜。記得有一次,我帶著恩典堂的短宣隊在巴拿馬短宣,在一個晚上休息時(這真是很難得的,因為一般來說,不到凌晨兩點都不能收工的),我問他,一個有豐富牧養和宣教經驗的他,對於巴拿馬福音的發展,應該胸有成竹罷,怎知,他低下頭沉思幾秒鐘(一個梁牧師的招牌動作),然後輕聲地對我說:「我仍在學習。」這兩件事影響著我今天的事奉。我一日仍有氣息,便要學習梁牧師,向神求事奉的機會,又要認識自己,知道我只不過是塵土,沒有可誇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