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我敬重的梁得人牧師

懷念我敬重的梁得人牧師

梁得人牧師是我一生最景仰的其中一位牧者和宣教士。

治香港宣道會的歷史,很早便聽過梁牧師的名字。他早期在北宣和建道的服事,他在越南宣教的故事,已讓我有高山仰止的情愫。其後偶然在一些聚會裡跟梁牧師和梁張信瑤師母碰面,我通常都趁機討教他們在各地的服事經歷,藉此復原宣道會在各地的歷史。他們為人溫柔謙遜,事奉卻剛強勇毅,活現了「為己無所求,為主求一切」,我對他們拜服得五體投地。

跟梁牧師年紀差了不止一代,服事的地區又不相同,見面次數不是很多。較為頻密的是在2005年後,因為承擔建道院政,需要兼理巴拿馬建道聖經學院的事務,多次往返巴拿馬城,每次都順道拜訪梁牧師夫婦。在炎熱的天氣下,他們穿著單衣跟我聊天。其後遇上一些行政窒礙,梁牧師像慈父般,給予我這個晚輩多番叮嚀提點;最主要是勸我凡事退讓,不焦急,不糾纏,大不了像亞伯拉罕般另覓山地重頭來過。記得有次他帶我參觀他所購置的宣道會堂址,細說他的宏圖夢想,我在這位已逾八十高齡的老兵身上,看到「開荒、吃苦、火熱」精神的充分顯彰。

參與建道美國聯絡中心的事工,跟梁牧師的兒子展光牧師同工,除了親睹一位年輕版的梁牧師的風貌外,也從展光牧師口中聽到了許多關於他爸爸的故事,包括在紐約宣道會如何在極困難的環境中挺過來,又如何在匱乏的經濟條件下購置如今的堂址。這是平凡人因有上帝的幫助而譜寫出傳奇的經典故事,既榮耀上帝,又激勵人心。至於梁得人牧師夫婦在晚年仍不懈地在巴拿馬事奉,不疲不休,便為我已知道的故事提供一個親人的佐證。

對梁得人牧師的追憶,不想說,也不用說太多人間的吹噓話。總括而言,我在梁牧師身上,看到「簡」和「純」兩個字。

梁牧師是個簡單的人,生活簡樸不用多說,思想其實也蠻簡單的。不多言,其實也不擅言,沒有複雜的神學理論,沒有周密的牧養和宣教策略,就是把握機會,堅持到底,見步行步,深信主必開路。咬定傳福音、服事主這個最高目標,便勇往直前,不餒不悔,艱苦奮進,困乏多情。

至簡便能至純。眼純則明亮,意純則志堅。不左顧右盼,便不會迷路;不三心兩意,便抵住誘惑;不無知多言,便不讓主的旨意暗昧不明。心無旁騖,定睛雲柱火柱;專注服事,仰賴嗎哪鵪鶉。心不狂傲,眼不高大,永遠站穩無用僕人的角色,讓主的大能在軟弱者身上彰顯出來。

我覺得這幾節我們都會唱頌的詩句,是梁得人牧師一生最佳的寫照。「上帝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詩九一14~16)

梁家麟敬書
2021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