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Jonathan Kaan (1)

我的戰友—梁得人牧師
簡國慶牧師 (1)
2020.6.17

戰友是打仗時士兵中的互相稱呼。我出身在戰爭時期,抗日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內戰,韓戰,越戰,大半生日子都在戰火槍炮,逃難,飢餓,飢荒,疫症底下,在當時不是戰士也成為戰士了。我師母的哥哥,當時在大學𥚃的球員,因與軍隊球隊比賽,軍隊撤退,也拖了他一同撤退,劃到軍隊𥚃去了,被送到台灣,最後還享受到退伍軍人待遇。我們成長的日子,軍人在前方,我們在後方,做傳道工夫,也成為聖經𥚃說是基督精兵了。一同是當兵的梁牧師和我,于1951年在香港長洲建道聖經學院畢業,當時學院安排我們出國宣教,有一批去印支,越南,柬甫寨,另一批去印尼,我與梁牧師自願去印尼,由梁牧師帶頭,辦理入口手續,但因沒有辦事常識,在申請表格上,預備停年日一欄填寫上長期,於是被拒,我𨍭申請去越南海防,在辦理期間與師母來往甚密,預備手續通過後結婚,當時與梁牧師在跑馬地渣甸山一帶木屋區傳道,並在石礦場附近搭了一間木屋與石工為伍,向他們佈道,在那一年半載的時間,得到四位青年去入讀建道,都成為牧師,傳道,並且其中兩位的後人也當了牧師,今日仍有來往,四人名為魏道榮,黃定原,張顯道,甘注恩,魏女兒魏恩慈現在 Adelaide 當傳道,黃的兒子黃建盤牧師現在 Toronto。1952過年工友請我們食客家豆腐。當時西差會有意重回香港工作,派了白得三牧師回來主理,定在北角開始工作,因為當時有一班在調景嶺難民營讀聖經的學生畢業,在北角一帶佈道實習,成了開堂契機,請梁牧師辦開堂事,在馬寶道租了一個地下單位,裝修成褔音堂,于裝修後,承投商送給回佣,說是行規,我們對此認識淺泊,不知怎樣處理,我在另一短文𥚃說及該事,說是一件鮮為人知的事(傳道文集第185頁)。師母跟潘琼芳同學是閨房好友,形同姊妹了,師母為她作了紅娘,促成他們婚事。我們因出門申請未完成,所以有時間參加了香港宣道會北角堂的開堂禮拜,還拉同岳父岳母一同參加,因當時香港不多見國語聚會,後來梁牧師主持堂務,因有同工幹了損害教會事,受連累,離職去到長洲幫助劉牧師工作。我們去到越南海防後一直有聯絡,我由海防遷到西貢與羅腓力牧師同工,後來他一家移民去美國,請我接替工作,我由於工作重,身體弱,環境也欠妥,於是生病,教會執事出力把我送到法國軍醫院,在海防時也因在厠所暈倒,入過法軍醫院,在此情形下,去信請梁牧師來越南幫助,我們教會建成福幼園收養兒童,開設義學,由梁牧師夫婦主理。我因房舍意外倒塌打擊,覺得在越南工作應告一段落了。由包忠傑牧師引綫,來到加拿大,梁牧師在越南易政前,將工作交由本地同工擔任,回到香港。我在加拿大曾多次促他來美國,他大概是于1976年師母在香港過世後移民來到紐約,修補一間破落教會,這是一件十分沉重的工作,教會早期因購堂事向會友舉債,後來破產,梁牧師接手,要還債又要繼續傳道,後慢慢將教會起死回生過來,再由大兒子展光牧師繼任,他提早退休。我在離澳洲前,請他來澳洲行一趟,助長了他的向外眼光。我回到加拿大後受委託要關心蘇里南新開工場,於是我要去蘇里南了解事情,但事先我知會了梁牧師,所以在蘇里南與教會同工開會,我徵求他們意見,在無異议之下,我當場請他們去電梁牧師,事就這樣成了,一切都是主的恩典。梁牧師在蘇里南一大段時間後,教會由接受幫助,變作可以輸出幫助,於是梁牧師向中南美洲四處出發,去委內瑞拉,瓜地馬拉,巴拿馬,他親身落腳在巴拿馬,開闢成教區,開設了幾間堂會,前幾年他95歲生日遷回紐約,在這生日會中,巴拿馬教會也派了執事前來參加,會後他有點不能自己了,家人安排他住進養老院,現在快近一百歳了。今天疫情,我們曾多次向他的小兒子展滕去電問平安。我們1951畢業的十位男同學,先有去到印支又轉到美加的,又有留在香港的,如今數來數去所剩無幾了,梁牧師是最老一位,我們都是一同當兵的,是戰友,老兵不死。

photo-01
門框揮春,橫額,福門兩邊「天門久為初人閉,福路全憑神子開」

photo-02
教會門前兩家人

photo-03
梁牧師夫婦服事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