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維信牧師來信

親愛的梁牧師,

不好意思這麼稱呼你,對我來說,你永遠是我的梁伯伯。

記憶中就像昨天的事,當時你和潘姨及4個兒子走下法國輪船,你的肩上扛著一輛自行車,年紀還小的我知道,我們會一起開始一段生命的旅程。

當時我還是一個小男孩,生活在一個戰火紛飛的國家,在我的屬靈之旅中,毫無疑問,你深深的影響了我。在孤兒院倒塌的災難中,你和潘姨極其鎮定,你們照顧著傷者,安置去世的人。在那段悲傷的日子裡,你的歌聲和禱告無疑深深的影響著我和我對上帝的信心。

我也驚訝你用普通竹子來製作樂器的技巧,這些手工的笛子有著完美的音調,你也盡可能多的收集大蒜皮來做笛子的簧片。我看著這些,既羨慕又驚奇。

在我還是很年輕的時候,你和我就有過非常深入的交談。記得我問你,“在戰爭時期作為基督徒也要打仗嗎?你的回答簡單又中肯,“我們必須為正義而戰”。當大多數十幾歲的男孩子和自己的父親談話有困難時,你總是那位我可以傾心吐意的長輩。謝謝你對我持續不斷的鼓勵,謝謝你沒有放棄我。

或許在你的印像中,你沒有想到過我會成為華人教會的牧者來服事神。然而,我記得當我準備在海外生活時,你鼓勵我在中文上花更多的精力,不要忘記我的母語;現在我很高興向你報告,我可以使用大約2000個中文詞,而且我能夠用兩種中文方言來講道。

很多年之後我有機會和你一起待在巴拿馬,我看到你的會眾如此火熱,你為他們準備飯食,和他們一起參加服事。你早已過了退休年齡,大多數人退休後會放鬆的生活,享受兒孫天倫之樂,而你把自己獻給上帝,繼續服事祂。我記得在你的生日慶祝會時,你的一群會眾從巴拿巴趕到紐約,為你慶祝生日。哇,這是個多麼好的見證,見證你有多愛他們,他們也多愛你。

你用生命來服事不會白費。你重視每一件你做的事情,並看重每一位你遇到的人。你一直是我和很多人的祝福。願神賜你安息,我們很快會再次見面!

晚輩,

簡唯信

2021年 2月28 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