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正牧師見證

朱文正牧師

天父呀!

我現在懇求祢,以祢的靈充满我,給我按照主祢的心去愛護祢忠心的僕人梁德仁牧師。他一直都被祢眷顧,現在他或許還在地上,或許已經在天上,但好像以往一樣,他一生每一時每一刻,都平安地活在主的懷抱中。

所以求主的靈引導,眾人想念祢僕人的時候,在他身上見到恩典的印證。看見主祢怎樣重用他,就更加體會主祢愛他的心腸。求主幫助祢的孩子,在靈裡面清清楚楚,純純潔潔,讓聖靈自由運行,把合適的回憶和感想,從新拾回,將它們串連起來,發出美妙的見證,讓祢老僕人心裡面平安喜樂,满有主的恩典; 又讓聽到的,都被上帝親自感動。因為祢的恩典是恩上加恩,澤及世人,又是川流不息的。

求主藉着這些回憶,讓我們重新再得到祢預備的福氣,像流通的管子般臨到衆人,惠及四方。

奉主名求,阿門!

展光弟兄告訴我,希望我分享以往跟梁德仁牧師在主裡的交往,和一起事奉的情誼。

遠遠回望主的僕人,是主祢忠僕的典範。在聖靈引導下,或是口述,或是紀錄下來,或許這些回憶的點滴,可以幫助梁牧師的家人親友,弟兄姊妹,同工同道,甚至未信的亡羊,可以從中得知梁牧師是如何被主重用,讓聽見的都蒙福。

很多年前的事了!當我還在香港宣道會聯會服侍的時候,在一次特别聚會中,大概忘記了是青年聯合夏令會抑或是宣道會同工退修會,只記得那次聚會的講員是滕近輝牧師。

講台上,滕牧師忽然說 : 各位同工,有一個好消息告訴大家,我們親愛的同工梁得人牧師剛從越南回來了。我很高興邀請了他在今次聚會中代替我作講員講道。而且我相信弟兄姊妹會高興的,因為你們將得到更大的幫助。

我聽了十分訝意!心想 : 糟糕了!滕牧師素來說話很妥當,但這次恐怕他會老貓燒鬚,看錯了!換了講員,聽不到滕牧師講道,弟兄姊妹怎會高興呢?

當時我在想 : 怎會有其他人講道,比滕牧師講得還好呢?

不論怎樣,我就是這樣第一次聽到梁得人牧師講道和見證分享。

其實我當時心中的念頭,後來只是證明我真的是孤陋寡聞了。

結果是什麽? 結果是滕牧師說對了。滕牧師對梁牧師的推舉完全正確。梁牧師的信息大大激勵一衆弟兄姊妹。

梁牧師講道信息清楚。這位神的僕人曾經經歷過上帝,而且還仍在經歷着。從梁牧師的講道見證,弟兄姊妹看到上帝的作為在運行,感受到聖靈正與我們說話。這種滋味很難用言語表達。不過,這就是當上帝的僕人,作為上帝說話的出口,發出能力,衆人受聖靈感動的時候,必然有的切身感受。

那次聽梁牧師講道,就是那麽印象深刻,靈裡面感到無比舒暢。

没有滕牧師講道,換上了梁得人牧師,但我没有一絲抱怨,當然弟兄姊妹也不抱怨。

過了不久,福幼院悲惨的事發生了。有機會親耳聽到梁牧師一句一句的描述當時的情况。打擊,困擾,傷痛 ….. 聽了心中非常受感動。

時間過得很快,又再一次受感動了! 就是梁師母的離開。

在師母安息禮拜中,衆人的見證令在場每一個都深受感動 …… 很多的眼淚!

一位愛鍚自己兒子的母親留下了美好的見證。

其中一段感人至深的見證是,像師母這樣疼鍚自己兒子的母親,為了負起照顧一群孤兒的使命,而把自己的孩子變成好像 “孤兒” 一樣。

偉大的母愛變成心斷腸,因為愛主耶稣的緣故,師母甘願擺上自己的家庭。安息禮拜中所有弟兄姊妹都被師母對上帝的愛深深感動。

好大的悲傷,很多的眼淚 ……

彷彿清楚感覺到師母的聲音仍在。安息禮拜中,梁牧師没有太多說話,但整個聚會中,大家聼到的,却不單只是一位慈母的聲音,也是一位慈父的聲音。

慈母心中傷痛,慈父心中也傷痛。

牧師師母每天接近一群家破人亡,流離閃失,健康不佳,心靈受傷,前路茫茫,可憐却可愛的别人的孩子。

他們因着主的愛每天照顧這群孤兒,不過他們心裡面仍没有忘記在遠方的那處,他們自己親生的兒也正是過着 “孤兒” 的生活。

這就是那年代典型的建道精神。建道神學院訓練的學生,承傳了開荒吃苦的精神,甘願聽從主的差派。

安息禮拜中,真的是聽到两把聲音!師母真的已經在天堂了,現實中她没有說話,但大家仍然聽見她的聲音。梁牧師也没有說話,但大家也能聽到了他的聲音!

到了七十年代,我與太太朱師母有機會到美國進修,也有機會去到紐約探訪梁牧師。那時候他帶着三個孩子在紐約華人宣道會牧會。

那時大約是 76 或 77 年吧!我們探訪他的教會,他的住處,印象非常深刻。

經過紐約的街道,踏入當地中國式的街市,生果檔 ….. 一面由地下喘着氣拾級而上牧師樓上住處,一面心中非常難過。那裡居住環境十分差,樓房殘舊,四週垃圾污垢,老鼠肆意流竄 ….. 彷彿回到我小時候 50 年代在香港的居住環境 : 上海街,新填地街老舊昏暗的唐樓,十幾户人家擠迫窩居在一個小單位之内。

我真的没有想像過在紐約會見到這樣的生活環境。心中很不舒暢,梁牧師當時就在紐約這樣的環下生活服侍了。

記得當年宣道會聯會差傳部一位同工李佳恩弟兄,他好像是北角宣道會的執事或堂董吧!這位弟兄本身經濟條件頗佳,他亦曾經到紐約探訪過梁牧師。

他返香港後,向同工說梁牧師在紐約的住處簡直不是人適合生活的,他堅持要梁牧師搬到較好的環境居住。宣道會區聯會差傳部也願意出錢改善梁牧師的居住條件,但都被梁牧師拒絕了。

我又去探訪梁牧師的教會。紐約華人宣道會當時正處於低谷。經濟狀况非常不好,教會内出了問題,弄壞了教會名聲,當時教會正是四面楚歌。

於是教會牧師就成了衆夭之的,背負了所有指責。但事實上,事情是跟梁牧師無關的,事情是因為前任同工負責人幹了一些不榮耀上帝的事而留下色袱,錯不在梁牧師本人。

但梁牧師仍願意承擔責任,忍受指責。

梁牧師鼓勵弟兄姊妹一起面對教會經濟困難的擔子。梁牧師自己身體力行,只接受最微薄的薪金,努力幫助教會釐清債務。

期間梁牧師仍繼續忠心服侍。面對别人的指責,他自己承擔,面對教會紛亂,他用正面的見證行動消弭人為的破壞。

那時候梁牧師年紀也不輕了!但他還是堅忍不屈的甘願負起沈重的責任和擔子。

時間又飛逝了,1988 年,主帶領我到美國華人宣道會服侍眾教會,很自然地我又跟梁牧師聯絡聚舊了。

那時梁牧師也應是到了退休之齡。當時紐約華人宣道會的發展已經不錯了,有了較新較大的聚會地方,弟兄姊妹人數增多了,經濟能量好了,教會興旺了,梁牧師大可以稍為放心退下來,安享餘年了。

但就在這時候,大約九十年代初期,梁牧師决定要往南美宣教,他要去相對貧窮落後,條件不理想的蘇里南開荒牧會。

記得在他離開華人宣道會前,有一位我不認識的同工和一班獨立教會的弟兄姊妹希望探討加入宣道會的可能性。由於我身任華人聯會總幹事,必須要處理這件事。我徵詢了梁牧師的意見看法。

梁牧師回答說 : 如果他們在街口建立一間新教會,我很歡迎。大家都是事奉神,没有怕所謂競爭搶羊。不過,如果他們願意加入華人宣道會,做我們教會的同工,我更歡迎。

有了梁牧師的祝福和對那位外來同工的認同,我的心定當了!於是大家就朝向這個事奉融合的方向進行。

那位同工和弟兄姊妹就這樣加入了宣道會大家庭。在一段很長的時間,大家一起同心事奉,十分甘甜。

梁牧師就這樣去了蘇里南。宣道會每年都舉辦年會。大家都非常敬重梁牧師師母,所以我們會邀請梁牧師回來聚舊,分享事工,享受主内情誼。

有一年年會,他回來了。梁牧師在年會内清楚地向大家挑戰說 : 宣道會需要差派更多宣教往南美去,那裡有很多地方需要開荒建立教會。

如果我没有記錯,梁牧師好像是說我們需要多三十位宣教士,南美需要多三十間教會。

當時梁牧師說得很認真,同工們心志被激勵得很高昂,但我却聽得在冒汗了!

我心想 : 現在南美事工也只有蘇里南這個據點,在其他地方並没有任何資源,何來能量再有多三十位宣教士,再建立多三十間教會呢?

雖然如此,梁牧師堅定嚴肅地傳遞了這個異象,而同工們也確實認真地領受了這個異象。

1987 年,適逢是宣道會成立一百週年。當年宣道會倡議一個福音拓展信念,就是希望七年内實現教會倍增計劃 A thousand more in 1994 。宣道會當時在全世界有 1000 間教會,而在美國,華人宣道會就有 30 間。

美國宣道會華聯會開始於 1969 年至今,經過了一段頗長的時間,才建立了當時那 30 間堂會,現在面對總會發出這個挑戰,我們一時間都不知從何入手。

感謝上帝,祂真的垂聽祈禱!同工們領受了這異象,在往後短短幾年,美國華聯會同工集中各地人財資源,全心致力於植堂工作。在大家齊心事奉之下,在七年内不單達成了培增目標,而且更是超標了!

另一方面,梁牧師從聖靈引導帶出來的南美事工挑戰,亦很快得到同工們響應。不久,在秘鲁,巴西,巴拿馬等各地成立了堂會。之後,歐洲事工也陸續開展,德國,荷蘭,西班牙,東歐等地,甚至以色列,也紛紛拓展了福音據點。

其後,再進而開始中國國内事工。福音出中華,聯會培訓國内傳道人,幫助他們走出中國,面向世界禾場,作跨文化宣教士,進入中東及東亞等未得之地,為主得着未得之民。

如果要細說美國本土以外華人宣教植堂事工的推動過程,很明顯梁得人牧師的努力是不能忽略的。

神給予梁牧師感動和遠見,他有聖靈的同在,他發出的呼籲满有屬靈的說服力,華人教會衆同工弟兄姊妹就朝着這個呼召向前行。今日回首,細思前由,全是恩典,满懷感動!

有一次,我好朋友梁展光牧師跟我說心中話。他說 : 别人想要孝順父母,表達方法很容易。例如給父母安定舒適居所,供養妥善,帶他們上館子吃飯,願意花時候陪伴他們之類。通常一般父母都會非常满意。但我老爸却不是這樣的。他說假如我要孝順他,就去植堂吧!這種孝順表達方式真的不容易啊!難度不少!

這就是我們認識的梁得人牧師!他不論在裡在外,從公從私,心志都是一樣。他不怕吃苦,肉身的舒適在他生命優先次序中,排在最後,甚至幾乎没有位置。我們視為可貴的天倫之樂,含貽弄孫之樂,在他心思裡,也不是放在最重要的等次。

在他心思中,佔據首要位置的只有一樣,就是那裡有未得之民,他的心思就在那裡,那裡有福音需要,他就渴望在那裡建立教會。按年日計算,梁牧師理應退休两次了,但直到人生最後一刻,他的心思仍然留在巴拿馬。

感謝神!在遥遠的遠古以前,物質世界仍在空虚渾沌狀態之先,萬有的主宰,在祂創造的計劃思維中,便早已經預定了梁得人的存在位份了。

上帝創造了無邊的星際宇宙,在其中,他看中了一個細小的地球。

不知要經過多少萬年日,也不知要靜渡多少冰冷虛無的歲月,那個被上帝看中的地球,逐漸成了適合人類生存的居所。那時候,上帝就創造了亞當夏娃。

我相信,上帝在創造亞當夏娃的時候,梁得人這個人,都已經同時落入上帝預先預定的創造名單了。耶和華神早已經認識了他。梁得人必定按着上帝預定的美好時候從母腹而出。

上帝造人,為人預備機會聽聞福音。梁得人受聖靈所感,主動信主。他信了主,上帝差派聖靈使他得着屬靈的教導。祂又藉着人間各樣人事際遇,安排不同僕人使女出現在梁得人身邊,令他受教受感。

在神學院造就期間,上帝讓他遇見他的人生伴侣。梁師母成為他奔走天路的親蜜同工良伴。

從此,越南工場,香港工場,美國工場,南美工場 ……  為主奔走,獻上最好的,一直没有停下來。

回首梁牧師一生的事奉,都是上常親自欽點提名呼召的。他的際遇,有上帝安排,他的需要,有上帝供應。我們為他的一生感恩。

所有被上差派使用的僕人使女都是這樣,他們都跟梁得人牧師一樣,他們的名字和呼召,也都在遠古之先已經被欽點提名了!感謝神!這是何等珍貴的福份!

主呀!我們被你提名記念,受感信主,罪得赦免,得嘗永生。

主呀!祢豐豐富富預備了一切,被祢的愛激勵,我們便回應祢,甘心奉獻服侍,主祢就欣然悦納!

祢不計較我們的軟弱卑微,悉心栽培塑造。我們跌倒了,祢一次又一次扶持,使我們縱然失脚,也却不致全身仆倒。

主呀!祢按照我們的不足,我們的强處,我們的個性,智力,悟性,體能,靈裡面的容量,豐豐富富為我們度身預備一切得造就環境。

主祢又按照我們可以承受的能耐,讓事情按時候發生。祢賜予我們應對的能力,總是來得及時又恰到用處。

主呀!祢陪伴我們走過了人生,祢為我們肩負了最重的擔子。我們為祢所付出的,相比於祢為我們犧牲捨棄的,簡直微不是道。但祢却讚賞我們是良善忠信,又為我們度身訂造了冠冕。

主呀!人世間的旅程,總會有人先行走完離開,梁牧師或許時候到了,他要來到主祢面前領取獎賞。又或許主祢仍要留他在地上一些時候。主呀!怎樣祢决定吧!

梁牧師或去或留,他永遠是我們的榜樣,我們的激勵。

主呀!這是祢早已經預定了!

感謝祢!主呀!是的,祢早已經預定了!